Skip to content

小奶猫停播了吗

Posted on

今天的事情出现在媒体上,这事不只是会引起慌乱,怕的是战九枭在红日城的行踪也被曝光了。

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麻烦。

战九枭淡淡的目光往手术室的门上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他才道:“如果需要什么,可以来找秦琛。”

总归是为了救他才受的伤,现在这样的合作关系,不说一句客套话也过不去。

“好,我会告诉她。”

战九枭也不再多说,转身向电梯走去。

仿佛这些事情,和他再没有关系。

战九枭的手下也都跟着一起离开,手术室外终于没那份让人不敢靠近的气息,似乎也没那么冰冷了。

战九枭在前面走着,苏叶跟在他身边。

他们的身后,秦琛和呼延影走在一起。

“听我的话,回去保护好非衣小姐,只有这样太子爷才会安心。”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

“你不是不知道,太子爷叫这么多人来红日城,是为了什么。”

他还在不停的劝说呼延影,让他回到顾非衣身边。

呼延影看了看他,脸色并不好看。

他当然知道这么多人来红日城是为了什么,现在这么多兄弟是准备和飞鹰还有鬼煞大战一场。

但,他呼延影会出现在红日城,完是因为顾非衣的原因。

难道,那个女人在太子爷眼里,真的就这么重要?比他的性命还重要?

呼延影脑袋里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在太子爷上车之前,离开了。

战九枭也没直接回风筑度假村,出了这样的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

夜晚的风冷冷的。

回到小屋院门前的呼延影,不知道是因为吹了风,还是心情不好,身上的寒意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重。

站在院门口,抬眼往里看,还没有看清楚院子里的情形,便已经听到一阵清脆的银铃笑声。

顾非衣的笑声,那么轻松自在,那么逍遥愉悦!

太子爷遇袭,有个女人为了救他,替他挡了两颗子弹,现在,人还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

可是,顾非衣这个被太子爷看重的女人,却在这种时候,过得那么轻松惬意!

她心里究竟有没有太子爷!她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太子爷吗?

“你看,你又吃到一脸!衣服都快要被污染了!”

顾非衣的声音,充满着笑意!

火狼明朗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你不也一样,大花猫一个,自己拿镜子看看。”

“我就是大花猫怎么样,我脸花了还是漂亮的,你脸花了就不帅了,哈哈……”

呼延影掌心越握越紧,胸臆间那份气闷,更如同狂风暴雨那般,聚集得越来越猛烈!

别的女人为了太子爷,差点没了命,顾非衣怎么可以这么开心,她怎么可以!

忽然,呼延影大步走了进去,如疾风一样来到院子那座烤炉面前,盯着坐在烤炉边的三人。

顾非衣和安夏还有火狼,被他的出现吓了一跳。

非衣很快就冲他掀起了愉悦的笑意:“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都快要将烤肉吃完了,你……”

“吃!你还有心情吃!”呼延影脸色一沉,胸口的郁气聚的更浓。

忽然,他一脚踹了出去,竟然将烤炉给踢翻了!

火星飞了出去,虽然他踢得角度还算有良心,没有将人伤到,但,还是把他们给吓坏了。

安夏更加吓得尖叫了声,慌忙躲避溅出来那点点火星。

站稳之后,她瞪着呼延影,记得脸色都瞬间变了。

“你什么意思?干嘛一回来就发火,是不是有病?”

“是,我就是有病,才会来到这个地方!”

他原本是太子爷身边的人,二十多年,一直都在太子爷的背后。

可现在,却因为这个女人,就连太子爷有危险的时候,他都不能守在他的身边。

他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一点都不想!

安夏气得脸都绿了,还想说什么,却被顾非衣一把扯了下去。

今晚的呼延影很不对劲,不知道他在外头发生了什么时候,总之,她没见过呼延影这么愤怒绝望的一面。

他愤怒明显是针对自己,至于绝望,她不明白他在绝望什么。

“好了,不知就是一不小心,将烤炉踢翻了吗?”

非衣冲呼延影笑了笑,幸好妈妈习惯了早睡,这时候已经睡了,要不然,呼延影这模样,真会吓坏她。

非衣笑着说:“没事,反正我们也吃够了,对了,呼延影,你想吃什么宵夜,我给你做好不好?”

“别再用这种白痴的笑来蛊惑世人!”呼延影瞪着她唇角的笑意,掌心捏得更紧。

太子爷是不是就因为这样,被这女人轻易骗了?

为什么太子爷这么精明的人,会栽在这样一个女骗子的手里?

就是这张看起来纯洁无暇的笑脸?不,这笑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他回来就一脚将烤炉踢翻,连安夏都气成这样,这女人凭什么还能对着自己笑?

她不生气吗?还是说,就算生气,也要先迷惑了他再说?

就像是要迷惑太子爷一样!

“你这种女人,为什么要活在世上?”呼延影冷冷一哼,转身进了屋子,上了楼。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跟世界有仇那般。”

直到呼延影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大厅尽头,安夏才猛地回过神来。

“大概……遇到什么事情,心情不好了吧?”顾非衣心里却隐隐有别样的不安。

呼延影为什么这么生气?他会生气,难道,和太子爷有关?

太子爷……怎么了?

心里七上八下的,她看向火狼。

“我问问。”火狼一眼便看穿她的心思,立即掏出手机,拔了个号出去。

没多久,他将电话挂断,略显复杂的目光,落在顾非衣脸上:“太子爷遇袭。”

“什么?”非衣心头一紧,一把揪上他的袖子。

“你说什么?太子爷遇袭?他怎么样?他现在在哪里?”

为什么心脏会在听到太子爷遇袭那一刻,变得那么那么沉重?就连呼吸都在瞬间困难了起来?

一种说不出的恐慌,将她整个心头占据。

很慌,真的很慌,枭……他现在怎么样?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