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刷黄的小视频软件

   人家说:“事情”这个东西,不怕往前想,就怕往回想!

   这话一点都不假,颜青鸣现在就越是往回想就越是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之前和莫明同台比试的时候,他还没有注意到。

   可是啊,这句话其实还有下半截,人家没有说完:

   “事情”这个东西啊,越是往回想就越是想不通……

   越想越迷!

   现在颜青鸣就这样。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已经不在“庐山”中了,但是依旧无法识得庐山真面目。

   不光如此,这个事儿吧,他越想就越绕,绕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扯得太远了……

   就说这个血脉体魄的事儿吧,老实说,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莫明能觉醒什么“真凰血脉”的。

   先,“真凰”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存在都不好说,就像“仙”,如今之世,人人修仙,可是谁见过仙?谁成过仙?有没有确凿的证据?有没有确切的记载?

   有吗?有吗?有吗?

   没有吧?!

   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

   的确,确实有些传说,也确实有些奇怪的东西流传了下来,可是谁能证明那些东西与“仙”有关?谁能证明?谁能证明?谁能证明?

   不能吧?!

   不然到了今时今日,为什么会有人怀疑修仙的尽头到底是不是真的“仙”呢?

   其次,退一万步说,假设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真的有“真凰”、“祖龙”这种传说中的物种,那么凭啥那个姓莫的会是真凰血脉?

   要知道,那姓莫的平时可就是个十足的小纨绔,打着颜家的旗号四处搞事情,没少抹黑颜家的形象。

   努力修行的人没牛逼起来,反倒是一个纨绔子弟炸天了,这天理何在?

   不是说颜青鸣多么愤世嫉俗,主要是他现在毕竟是跟那对姓莫的父子是名义上的亲戚,有些事儿吧,哪怕他不想听,也会往他耳朵里面钻。

   对于莫明他爹跟颜凝雪之间的事儿,他还是有些了解的,无论怎么看,这对父子都是那种纯粹来抱颜家大腿的人。

   他也想不通,究竟那货老爹是咋跟他那位高贵美貌的姑姑扯上关系的,他姑姑又怎么就看上了那货的老爹的?

   他姑姑何等样人?

   他颜家又是何等身份?何等地位?

   那姓莫的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没听说那对父子有什么牛逼的身份和地位啊。

   “血脉”之所以称之为“血脉”,就是因为它本身并不是单独的,它是代表着一种传承,一种家族传承,如果他祖祖辈辈都是普通人,那么他有可能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修炼奇才吗?

   恐怕不大可能吧?

   虽然很打击人,但现实就是,绝大多数时候,那些大家族的子弟,要比一般的同龄人更加努力,在修炼一道的天赋也更高。

   甚至,说得绝对点儿,同样年龄下,大多数时候,那些家族子弟要比一般普通家庭的孩子要更加聪明。

   话虽然难听,但这就是事实……

   颜青鸣不太相信,出身平凡的莫明会觉醒特殊的体质。

   最后,还有一点。

   再退一万步说,假设这货真的有个什么牛逼炸天而又没有名气流传下来的祖宗,让这货的血脉里有了一丝特殊的力量,那么这股力量有可能会是“真凰血脉”吗?

   这话绕来绕去就又绕到第一个点儿上去了。

   血脉体魄这种东西倒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历史上诸多记载,而且,似乎也有传言,燕地之外的某个修仙世家中雪藏了一位血脉觉醒者……

   一位血脉觉醒者意味着什么?

   用种接地气的说法:同境界之间的战斗,这样的人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如果颜家真有这么一位天才的话,那肯定不会对外张扬。

   毕竟,有些人还不想看到颜家在燕地上一家独大,说不得会对颜家来个釜底抽薪……

   尤其是,如果真的跟传说中的“真凰”有关的话,说不定这货能……能……能成仙……

   靠,颜青鸣真的觉得自己脑洞真特么的大!

   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颜家的年轻一辈之中如果真出了这么牛逼的人,那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封锁消息,不可能让下面的人胡言乱语。

   不过,如果那货不是“真凰血脉”,而是其他的什么体魄呢?

   颜青鸣这边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如果莫明是特殊的体魄,但是又不似那些传说中的体魄一样神异,一切就能解释了!

   嘶——

   颜青鸣左脸又开始刺痛了起来,不用说,那皮肤下面肯定都有淤血了。

   话说回来,就算那个莫明不是真凰血脉,也够变态的。

   那莫明明明只是刚刚达到搬血境第六重天的修为,竟然直接一巴掌震散了他的梼牛虚影。

   更防不胜防的是他那诡异的爆力,无论是度还是力量都远远越了常人,即便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也根本无法与其近身相搏。

   如果当时莫明手里有一把刀的话,而两人又是真正的敌人,真正的生死相搏的话,他现在可能已经尸分离了……

   颜青鸣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对方能一拳打在他的脸颊上,便也能要他的性命。

   之前还没觉得啥,现在就他一个人安静下来之后,他才开始慢慢觉得脊背凉。

   这感觉,真的是与死神擦肩而过啊……

   颜青鸣这边一直没闲着,他一直在反思,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输,反思为什么莫明能赢自己?

   圣人尚且“吾日三省吾身”,何况是自己呢?

   颜青鸣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用心的少年,胜不骄败不馁,输了之后还能认真反思。

   反思了半天,他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勉强说服自己的理由——不是自己弱,而是莫明太牛逼了。

   嗯,他输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个弱鸡,只能代表那莫明太牛逼!

   这个逻辑好像……好像……好像没啥毛病,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又说不出来……

   反正,颜青鸣觉得自此以后,自己还是不要跟那姓莫的打交道的好!

   颜青鸣忙着给自己找理由,莫明那边也没闲着,从昨天到今天,他几乎就没闲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