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阿狐app

Posted on

.630shu.co,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

此时,王振也没了耐心,眸底一冷,冯栏见状心呼不妙,恐惧油然而生。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如同失去了地心引力般飞至半空,生生被扔了出去。而且冯栏可不似田一鹏,他是直接别扔到了堆满了石子的空地上。

“砰”…“啪”…冯栏被扔在石子地上弹起来,又重重落了下去。

两声巨响无比沉重,狠狠地敲在在场的每个人心里。

田一鹏已经爬起来了,正好见着冯栏被扔出去后不省人事的一幕,心里毛骨悚然!暗暗庆幸王振对自己算是留了情。

田一鹏站起来,捂着被踹的地方,默默地站到了薛虎的身边。

薛虎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倒是陈合活得像是自己打赢了一般,满脸骄傲地道:“说了,王医生很厉害的。”

田一鹏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毕竟人家好几次提醒自己,都是他自以为是地以貌取人导致的结果,能怪谁呢?

众人心中惊骇,王振傲慢地看了众人一眼:“还有?”

沉默,寂静,鸦雀无声。

众人望了望远处倒地不起的冯栏,又看了看已经站到了薛虎身侧的田一鹏,一时间犹豫不决。

短发齐耳氧气美女水嫩逼人图片

虽然王振表现出来的出乎他们的意料,可让一群在刀口上舔日子的雇佣兵承认自己打不过一个小白脸,估计比死还难。

很快的,第一个人咬着牙站了出来…

第二个…

第三个…

所有人都站了出来…

“很好。”

王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还怕这些人怂了不敢出,要是这样的话,这群人就没必要留下了。

毕竟他面对的敌人有多强大,他自己都不清楚,如果这群人一点点危险就退缩,怎么指望他们保护别人?

“一起?”

众人脸色一变,他们确实是打算一起上,可被人当面这般轻蔑地拆穿脸就有点挂不住了。

“呵呵…王医生,这是自己找死的!”

王振双手插兜,目色冷然,只是一声不吭地看着众人,也能让人觉得他那发自灵魂深处的藐视。

众人由心底涌出一阵浓烈的怒火,面面相窥,一起攻了上去。

王振依旧只是冷眼看着气势冲冲过来的人,不曾有任何的动作,等众人快到身前时,才身形一动,一脚踹在了为首的那人身上。

一瞬间,人仰马翻。在被踹飞的那人身后的人跟着倒霉,人群少了一半。

后面的人只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以更猛烈的攻势打像王振。

这已经不是一场切磋或是比武,而像是尊严的战斗,这群人容不得自己的尊严被自己看不起的人践踏。

于是,所有人都用尽了力,拳拳出击时带起厉风呼啸。

王振一侧身,看似堪堪躲过了一个人的攻击,下一秒,踢过来的那人却猛然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王振看似轻轻的一捏,他的腿立马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钻心的疼痛立刻让他冷汗琳琳。

“砰”一下,那人撞在了他身后的人群中,剩下的人面面相窥,一咬牙依旧攻了上来。

王振见状,也不再藏着捏着,一跃而起,诡异地在空中转了个半圈,一脚扫去,再无人站立。

王振一步一脚印地往前走着,踩在地上发出的细微的声音都如同死神的召唤,让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的这群人头皮发麻。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看似随手能打败的小白脸,居然隐藏着恐怖如斯的实力。

王振绕着这些人转了一圈,对上他们躲避的视线:“还有不服的吗?”

众人立马把头摇成波浪,面带惊恐。

“我服…”

“我也服气…”

“我服了服了…”

一个个气若游丝地连忙表态。

倒是在王振和一群人打的过程中,幽幽转醒的冯栏真正服气:“我冯栏是真的服了,以后王医生要我做牛我决不做马,往东决不往西。”说完,扯到了伤口,连连倒抽了好几口冷气。

众人却不管冯栏多疼,只是连连附和,啄木鸟般不停点头。

王振冷冷瞧了眼众人:“从今往后,陈合和薛虎就是这里的管事,他们的话,等同于我的话。”

陈合和薛虎一楞,却听他继续道:“如果不服的,就现在站出来。”

众人一凛,异口同声:“合哥,虎哥…”

薛虎什么都没说,知道王振是在为他和陈合立威,从今往后,这一群人里面再没人会反抗。

陈合抑制不住地裂开嘴:“咳咳…那个,什么…能够当王医生的人,是我们的荣幸…嘿嘿,王医生,可要经常过来指导我们哦!”

王振点头:“自然。”

说完,淡淡瞥了一眼薛虎和田一鹏:“们跟我来。”

薛虎和田一鹏点了点头,一个淡定、一个尴尬地跟在王振的身后离开,陈合有些担忧地望着离开的三人,来不及深想,刚才还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众人此刻已经爬了起来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合哥,跟王医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是啊,合哥,是不是一直知道王医生的身手?”

“不是废话吗?合哥刚才在动手前就告诉过我们的好么?”

前面问的那个,脸色一僵,悻悻摸了摸鼻子,转而问道:“那合哥怎么会知道王医生身手这么好呢?莫非…”

语气里带着疑惑的八卦让众人的视线兴致盎然地落在陈合的身上,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陈合,俊脸一红地挥手嚷嚷:“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就们八卦!赶紧散了训练去…”

“切…”众人起哄。

陈合恼羞成怒地怒吼道:“切什么切!们在人家手里不也一招都过不了吗?”

“哦~~~~”

陈合一滞,悻悻闭嘴,狠狠地瞪了一眼众人,转身离去。对于不打自招这件事,自然是选择性遗忘比较好。

反正打不过的又不止我一个,有什么好丢脸的。暗自做了心里建设的陈合,舒坦了些,步履轻快地往王振和薛虎刚才离开的方向而去。

“田一鹏对吧?”王振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面无表情地看着田一鹏:“现在对我还有什么不满的?”

“没有。”田一鹏战战兢兢地站直了,大声回答:“我田一鹏服气,从今以后唯王医生的命令是从。”

“很好。”王振满意点头。

田一鹏有些忐忑,王振此刻在田一鹏心里就像是一只老狐狸,完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